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文化新闻 >> 内容

死去活来

时间:2020/6/9 10:58:20

1。大黄“疯”了
  
  大河村在大山深处,有条河从村东的山脚下静静流过,河水很深。这里几乎与世隔绝,村里人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。村里有个打铁匠老夏,给村里人打造、修补农具。
  
  老夏和老婆杏花只有吉祥一个孩子,对他疼爱有加。老夏两口子天天忙着打铁铺子的事,看孩子的任务就交给了家里的大黄。大黄是他们家养的一条狗,很通人性,看孩子也尽职尽责。
  
  这一年,吉祥两岁,在屋里睡着了,大黄趴在他身边打盹,老夏和杏花正在院门口的打铁铺里给人赶制一批锄头。谁知,一条胳膊粗的青蛇顺着房梁滑下来,还朝熟睡中的吉祥直吐芯子,情形十分危急。警觉的大黄立刻跳起来护住吉祥,但狡猾的大蛇扭了几下,就把自己十几斤重的身子全缠在了大黄身上,勒得大黄喘不过气来。大黄拼尽全身的力气,拖着青蛇来到院门口的打铁铺子里,老夏夫妇看到了,大吃一惊,赶紧挥起滚烫发红的锄头,帮大黄把青蛇制服了。
  
  大黄死里逃生,早已筋疲力尽,躺在地上直喘气。它一歇过来,就连忙爬起来,带老夏去屋里看小吉祥,小吉祥睡得正香呢!从此,大黄成了夏家的功臣,大黄斗青蛇这件奇事,也成了全村人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  
  转眼吉祥十岁了,个头几乎要撵上老夏,是个半大小伙子了。这天,生产队队长吴大昌来给吉祥送了碗鸡汤,吉祥正狼吞虎咽地喝着,却听吴大昌说,大黄疯了,咬死了他家唯一的这只老母鸡。
  
  吴大昌当过兵,长得跟黑铁塔似的,有身蛮力气,在村里说一不二。听到队长这么说,老夏夫妇没说话,吉祥却一下子摔了碗,站起来冲着吴大昌喊:“不可能!我天天跟大黄在一起,它怎么可能会疯?”
  
  吴大昌说得有鼻子有眼,他说,亲眼看见大黄咬死了老母鸡,一条通人性的狗怎么会把鸡咬死呢?大黄不是疯了是什么?
  
  眼下正闹饥荒,村里唯一的活物就是大黄和队长吴大昌家的老母鸡。现在,队长家的宝贝老母鸡被大黄咬死了,怎么办?
  
  老夏夫妇是老实人,不知该如何解决。吴大昌看看他们,咳了一声,发话了:“既然大黄疯了,留着也是祸害,我看杀了算了,也让大伙吃顿饱饭。”
  
  吉祥听了这话,一下子就急哭了,大声喊起来:“我爹说大黄救过我的命!大黄是条好狗,谁也不能伤害它!”
  
  吴大昌笑了笑,说道:“这孩子。”老夏也赶紧说:“小孩子不懂事,队长莫生气。”吴大昌看了一眼地上被吉祥摔成几瓣的瓷碗,走了。
  
  老夏开始苦口婆心地劝吉祥:“吉祥啊,你也不小了,不能再这么任性了。你看全村哪里还能找出一口吃的?大家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队长家的老母鸡又死了,现在除了大黄,还有什么活物在村里晃荡?你说,谁见了大黄不眼红啊?如果再不把大黄杀了,让大伙吃口饱饭,也许有一天,别人偷偷杀了它,我们连张狗皮都找不到呢。”
  
  杏花抹了把眼淚,叹道:“吉祥,好孩子,就听你爹这一回吧。”
  
  “不!我就不!”吉祥哭着跑进了里屋,关死门,再也不出来。任娘在外面怎么喊,吉祥就是不开门。
  
  隔着门,吉祥听到爹娘的对话:“他爹,咱不能再想点别的办法吗?要是硬要了大黄的命,我担心吉祥这孩子会一时想不开。”
  
  “还能有啥其他的法子?全村人都快饿死了。再说这是队长吴大昌定的,咱还能说啥?”
  
  再往下,爹娘说了什么,吉祥一点也听不进去了。其实对于一条狗来说,大黄已经开始显老了,它跟吉祥同龄,都十岁了,耳朵已经有点不好使了,走路也慢了,没了当年救小吉祥时的神勇。但吴大昌要杀了大黄,吉祥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。
  
  吉祥恨恨地想,这一切都是因为吴大昌在胡说八道,如果没有了吴大昌,大黄就不用死了。好你个吴大昌,让你睁眼说瞎话,咱们走着瞧吧!
  
  2。火烧烟房
  
  吴大昌晚上一直在村里的烟房睡觉,吉祥决定在烟房里做点手脚。说干就干,当天夜里,吉祥见爹娘睡下后,悄悄爬起来,领着大黄去了烟房。
  
  这吴大昌虽说是队长,人还不到30岁,父母早逝,他小小年纪就出去当了几年兵,再回村时,家里的两间土坯房因为年久失修,已经塌了,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至今也没娶上老婆,就自个儿住进了村里的烟房。
  
  烟房是土坯垒的,秋上黄烟成熟时,专门用来烤烟叶。吴大昌住到烟房后,秋天帮着大家烤烟,其他季节就当给村里看护烟房。
  
  烤烟是个技术活,一般人做不了。别看吴大昌长得五大三粗,这活倒学得快,一打眼就上了手。秋天,烟叶从地里劈回来,用细绳系在一根胳膊粗的木棍上,然后一排排地挂在烟房里,用烟房内的高温来烤干烟叶。房内的高温是生火升上去的,烟房地面中间有一条一米多深的坑,在坑里烧火,以此提高烟房内的温度。整个烟房是密封的,用高温来烤烟叶,很原始,却很有效。
  
  秋天烟房密封后,吴大昌就在烟房门口搭个棚子,睡在那儿。冬天,烟房闲下来,吴大昌就睡在烟房里那个坑的坑沿上,逍遥得很。
  
  这会儿,吴大昌已经在烟房里睡着了,吉祥离老远就听到了他的打鼾声。四周黑漆漆的,吉祥天天在这儿玩,对周围的环境很熟悉。他抱来了一捆玉米秸秆,然后悄悄打开烟房的门,放到了烤烟用的那个深坑里。接着,他划着一根火柴,点燃了那捆玉米秸秆。吉祥想用烟把吴大昌呛个半死,让他知道点厉害,看他还敢不敢打大黄的歪主意。
  
  冬天气候干燥,玉米秸秆都已经变得软塌塌的,用火柴一点就着。吉祥划火柴时,吴大昌翻了个身,又睡了过去。
  
  事实上,为了能一次性把火点着,吉祥还从大黄的狗窝里掏了一把发黑的棉花。那是杏花为了让大黄暖和,专门给大黄布置的,这会儿可派上了用场。火柴点燃了棉花,很快引着了干透了的玉米秸秆。


     
    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文章发布 | 在线留言 | 法律支援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联盟 | 版权所有 | 本站wap手机访问
  • 金华新闻网(www.ninhai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有害短信息举报 | 阳光·绿色网络工程 |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|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 金华通管局

  • 金华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,信息来自网络,如有不实联系,客服QQ:314127396
    粤ICP备14093650号-1
  • 3